|娇喘视频|矫喘

发布于 2021-04-14  23 次阅读


  【编者按】 为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精神,营造党史学习教育浓厚氛围,中共贵州省委改革办、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近期将通过“贵州改革”微信公众号,向社会公众集中推送一批在革命战争时期、剿匪斗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贵州革命先烈(含贵州籍和在贵州牺牲的中共党员及席大明等5位著名的民主人士)事迹,弘扬浩然正气,感悟精神力量。今天介绍的是龙云、龙思泉2位革命先烈事迹。

  龙云

  (1903-1936)

  龙云,原名龙治贞,1903年生,贵州省锦屏县人。

  1911年龙治贞按乡俗过继给没有男嗣的叔公龙平富,同年入中国同盟会员吴志宾等创办的茅坪新学校读书,1918年入天柱中学读书,并改名龙云。1921年从天柱中学毕业。1926年7月下旬,加入王天培国民革命军第十军第三十师,8月随新兵队伍赴湖南洪江,在新化参加第十军歼灭军阀沈鸿英部的战斗。1927年7月,龙云在第十军三十师开始接触到共产党人和共产主义思想。192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7月,参加了由彭德怀、滕代远等领导的平江起义后上井冈山。1928年12月,参加保卫井冈山根据地的战斗,历任红五军第5纵队第11大队大队长,红五军、红五军团随营学校大队长,红一军团第12军第35师师长。从1930年10月到1931年9月,参加了三次反“围剿”斗争。第三次反“围剿”结束后,调任瑞金中央红军学校第1队队长。1932年春,任中央苏区独立第4师师长,不久调任红三军团第21师师长。1933年3月,到湘赣苏区扩军,改任补充师师长。此后,调任湘赣军区参谋长,兼任红军军营学校第四分校校长。

  

  1934年8月,任红六军团18师师长。同月,根据中央电令,红六军团作为中央红军的长征先遣队向湘黔边转移,负责探路与摸清敌情,龙云所率的红18师承担前锋和后卫的任务(即52团负责前锋开路,53团负责后卫)。9月20日,52团在黎平潭溪击退阻击的黔敌周芳仁部。进入贵州省锦屏县地域以后,龙云凭着对地方情况的熟悉,避实就虚。当得知预先考虑经过的锦屏县城至茅坪等清水江沿线有重敌,于是迅速绕开,穿行在敌军布防的空隙间,折向西沿新化—隆里—八瓢—启蒙—河口—南加行进,并渡清水江翻架头山走大广,从剑河、天柱两县交界一带走三穗。当红六军团走到剑河县大、小广一带时,被首先赶到的湘军阻截。稍后,被桂军追到,红六军团腹背受敌。此时,龙云奉命率52团和54团由前锋改为后卫,与湘、桂两强敌开展激烈的阻击战,掩护主力部队撤离。主力部队撤离后,52、54两团在大广坳一带被敌军包围,52团激战突出包围,54团被敌人重重包围,最后包括团长赵雄和两名营长在内牺牲150余人,包括政委在内受伤300多人。由于干部损失严重,此团建制不得不撤销,其所余兵力分编到50、51、52团。

  红六军团在大广摆脱敌人后,经剑河县高丘、三穗县良上、镇远县报京、台江县施洞口进入黄平县。一路上,湘、桂、黔三省敌军穷追不舍,龙云率52团继续担任六军团的后卫。10月4日,红六军团进入瓮安县猴场,准备西渡乌江,这时接到中革军委的命令:“桂敌现向南开动,红二军团已占印江。六军团应速向印江前进,无论如何,不得再向西移。”要求红六军团放弃北渡乌江计划,而调头向东北由石阡县境进入江口地区与贺龙的红三军会合。事实上是,桂敌不但不南撤,而是湘、桂、黔三省敌军在以甘溪为中心的镇远、石阡一带张开一张大网等待红六军团。

  10月7日,陷入重围的红六军团被敌冲散,原担任前卫的49、51团与主力失去联系。军团部决定向大地方一带转移,于是命龙云率18师直及52团由后卫改充前锋,而53团改为主力由王震率领。14日,红六军团在板桥一带遭遇强敌,军团命龙云率52团负责阻敌,掩护主力部队往南撤往甘溪方向。52团奉命掩护主力南撤,与敌继续战斗至深夜。主力部队安全撤离后,萧克派人通知龙云突围后跟上主力。正当52团准备撤离时,却又被湘、黔之敌包围,复与敌战至18日晨。突出重围后,却又误入敌另一个包围圈,被逼向更加绝险的困牛山,湘、桂、黔敌军将52团重重包围。在困牛山上,龙云率52团与敌人浴血奋战两昼夜,打退敌人多次进攻。最后,全团除龙云率100余人突围外,其余包括团长田海清在内大部分或战斗牺牲,或集体跳崖牺牲,或因弹尽粮绝被俘。

  负伤的龙云率部突出敌人包围,继续寻找红军主力。10月27日,在岑巩县的关庄(今龙田镇安平村),因道路不熟,误入当地乡兵之手。由于叛徒出卖,身份暴露,被转押到长沙九江。1935年被转入设在湖北省武昌的湖北军人反省院。1936年2月2日在湖北省立医院辞世,年仅33岁。

  龙云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高级军事将领,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和牺牲。然而,几十年来,龙云其人其事很少被人提及,以致龙云其人其事几乎完全被历史尘埃所覆盖。在有关党史部门的努力下,经过大量的调查走访,最终对龙云的出生地、生卒年等进行了认定,填补了贵州省党史研究的一项重大发现,真实再现了红六军团西征那段不平凡的历史和龙云同志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2016年11月23日,贵州省人民政府批准龙云为烈士。

  龙思泉

  (?-1935)

  龙思泉,男,广西人,生年不详,中共党员。

  在群山环抱、松柏苍翠的遵义市凤凰山红军烈士陵园内,坐落着一冢“红军坟”,来这里缅怀先烈的人们,总要久久肃立在墓碑前,点燃香火,祈求身体健康,并表达对红军烈士的深切怀念。1990年,坟的左侧塑造了一尊女卫生员给一个骨瘦如柴的病童喂药的铜像,于是,这里又产生了另一种新的习俗,来这里凭吊先烈的人们,都会去摸一摸铜像的脚,意为这能为他们带来健康平安。30多年过去,铜像的脚竟然被摸得铮铮发亮。这座铜像的原型,就是长眠于“红军坟”中的烈士——被尊称为红军“菩萨”的卫生员龙思泉,而和“红军坟”一起长存的,还有那段感人的故事。怎么娇喘

  

  龙思泉烈士原型雕像

  1935年1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黔北(遵义市),红三军团一部根据指示在遵义城南一线布防,龙思泉所在的13团2营因此也进驻遵义。

  自幼受父亲的影响,龙思泉懂得一些医术。参军后不久,即在连队担任卫生员一职。年仅20来岁的龙思泉,不仅能勇敢地承担起作为一名红军的责任,更能无私地兑现作为一名医者应该遵循的救死扶伤的誓言。

  到达遵义后,他不仅整天忙碌着为全营进行防病治病工作,还积极为当地仍在贫困和疾病中挣扎的苦难群众看病治病,并且分文不取。于是,红军战士不拿人民群众一针一线,还积极帮助当地群众看病治病的消息不胫而走。

  一天,一位中年农民来到2营卫生所,哭着乞求龙思泉随他回家为身患重病的父亲看病。龙思泉经请示领导同意后,立即背上药箱,顶着刺骨的寒风,冒着蒙蒙的细雨,随这名求医农民前往。走了20里山路后来到农民家中,经仔细检查后,他将农民父亲身患的重病诊断为伤寒。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伤寒传染性极强极快,救治不及时足以要人性命。但龙思泉对这种传染性疾病没有丝毫畏惧,怀揣一颗仁慈之心的他耐心地给病人打了针、服了药。由于病人病情较重,高烧久久不退,于是他只好一直留在农民家中,直到病人病情稳定。

  天亮时,见病人高烧渐退,龙思泉准备返回营地。但当他推开房门,却看见不大的晒谷场上挤满了前来找他看病的人群。原来,红军医生免费来治病的消息,一个晚上就传遍了全村和附近的村寨,大家都说红军医生是神医,不论多么重的病,只要他的药一下肚,立即见效,百病皆除。

  于是,准备离开的龙思泉为了百姓的健康,又在这个村庄停留了下来。他一边向群众宣传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抗日政策主张、纪律宗旨,一边给来求医的群娇喘女众诊治。由于求医的群众太多,处理完所有病患后,已经是第三天清晨。疲惫不堪的龙思泉没有多做逗留,为病人们留下药后,便离开了这个村寨,迅速返回营地。

  然而就在龙思泉离开村寨的头天夜里,他所在的营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必须在黎明前出发。由于龙思泉没有回去,2营首长只好留下一张字条,告诉他部队出发的方向,请借宿的房东转交。

  龙思泉赶回部队原驻扎地后,得知部队已经出发的消息,便与乡亲们告别,背起红十字包,朝着部队前进的方向奋力追赶。抵达桑木娅时,不料孤身一人的他遭遇了国民党地方武装,被穷凶极恶的国民党地方武装枪杀。

  附近群众听到枪声后纷纷赶来,见到还背着红十字包的卫生员倒在血泊里,悲痛不已。在悲痛中当地群众互相奔走相告,不一会儿,坡上坡下都挤满了人群。看着被杀害的卫生员,许多群众都留下了眼泪。当地群众拥护红军,更感激这位红军“菩萨”,为使卫生员的遗骸不再遭受反动势力的践踏,便选择了向日干燥处,将龙思泉的遗骸埋在路旁的松树林中。随后又在坟前立了一块石碑,由于当时没有人知道龙思泉的姓名,当地群众便在立的石碑上刻下了“红军坟”三个大字。

  “红军坟”石碑立起以后,附近的人民群众非常尊敬并思念这位卫生员,经常拿着香和纸在坟前焚烧,以表示对烈士的敬意和哀思。一些生病的群众到这里祭拜回家后感到病情好转,就说这是红军卫生员“显灵”,于是越来越多祈求健康的群众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

  这件事渐渐传到遵义国民党官府那里,他们责令当地武装力量要把“红军坟”挖掉。但是他们一挖平坟头,乡亲们又很快垒起一座新坟。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人民群众根本不理国民党那一套,照样到“红军坟”那里烧香求医和还愿。“红军坟头挖不掉,头天挖了第二天又长起来”的传说传遍四面八方,吓坏了反动派。久而久之,既畏惧又无能的国民党反动派,也就不再敢搭理“红军坟”的存在。

  解放后,遵义市人民政府在当地群众的支娇喘mp3持下,将红军卫生员龙思泉的遗骸,由桑木娅迁葬于凤凰山红军烈士陵园。源于对红军卫生员基本是女性的惯性认识,铜像塑造了一位女卫生员给骨瘦如柴的病童喂药的光辉形象。后经多方考证,才证实了龙思泉烈士实为一名男性。但作为红军“菩萨”的化身,他的性别在老百姓的心里,似乎显得也不那么重要了,而他的光辉事迹和为国为民勇敢献身的无畏精神,却将永远温暖和伴随当地群众追求幸福梦想的风雨路程。

|娇喘视频|矫喘
娇喘的视频 娇喘语录


全网第一家只做女生语音变声器2017年7月开始683天运营,12002人的选择。98%客户受益!不要用价格跟我们进行对比,我们卖的的售后服务!服务!客户买的就是一个放心!一次收费,终身使用,免费指导引流、变现、定位、话术等其他服务!因为专注所以专业售前微信号:67565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