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喘女|娇喘吧

发布于 2021-04-15  14 次阅读


  抗战期间,鲁西南定陶县基干大队发起一场截粮战斗,战后打扫战场时意外发现11名伪军官太太,遂把她们同俘虏和粮食一块带回根据地。没想到,定陶伪军大肆造谣说“八路军也抢女人了”,遂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定陶基干大队大队长程树勋审时度势,见招拆招,最后不仅粉碎了敌人的谣言,还利用这一事件从敌人监狱中救出25名革命干部……

  1、截粮战斗后的“意外收获”

  1944年7月1日早上7时许,鲁西南定陶县城西一条较为宽阔的乡道上,几百匹骡马驮拉着100多辆装满布袋等物品的大车,逶迤西行。大车的两旁,是定陶县基干大队数百名荷枪实弹的战士,他们一边牵引着骡马前行,一边机警地观察着道路两旁的一村一寨、一草一木。

  原来,定陶县基干大队这天拂晓时分刚打了一场大胜仗,在定陶城北6公里处的仿山一带设伏,夺得20多万斤小麦和其他物资一宗,击毙了押运这批物质的伪军中队长贾相亭,毙俘伪军50余人,同时俘获11名伪军官家属。此战是在整个冀鲁豫边区抗战史上,我抗日军民夺粮最多的一次战斗。

  车队刚过邓庄村,后边追过来十多个骑自行车的人,最前头的那人带着一副眼镜,年约五十开外,腰间别着两把手枪,他就是这次战斗的总指挥、定陶县基干大队大队长程树勋。仿山截粮战斗打响后,他亲自带领车骑班的部分战士在县城北门和附近的魏庙村,担任吸引和阻击敌人援兵的重担,完成阻击任务并成功甩掉敌人后,他带领大家从后边追了上来。

  |娇喘女|娇喘吧

  程树勋

  “这下好了,我们定陶人民的血汗粮终于又回来了!”程树勋和车骑班的战士们经过运粮车队时,望着大车上高高隆起的一袋袋粮食,心情都格外振奋。

  “让我们下去,我们要回县城……”程树勋他们经过两辆带顶棚和围布的大车时,车内突然传出女人的叫喊声。

  “这是怎么回事?”程树勋十分吃惊,连忙询问前来接应他的刚才在仿山直接指挥战斗的大队副政委何舟。

  “我问过俘虏了,这是定陶伪军的军官家属,她们认为定陶城小,不安全,想利用这次重兵护运粮食到菏泽的机会,逃到那座较大城池去。没成想……”何舟轻蔑地笑了一声,接着说:“打扫战场时,战士们意外发现了她们。脱离战场时,我曾想只把粮食和俘虏带走,把她们丢在那儿,后想想不妥,就把她们一块带来了。这一路上,我还在寻思着,把她们带到根据地到底好不好,说不定会成为我们的累赘……不行的话,现在就把她们放了吧!”

  “哦……还真是个意外收获。”程树勋皱了一下眉头,想了一下说:“你女人性高朝朝娇喘录音的决定没有错。要不把她们一块带走,我们撤离战场后,她们遇到土匪或者其他坏人就麻烦了。另外,这到处兵荒马乱的,在这儿放了恐怕也不好,她们万一不能安全回到县城怎么办?到时候,我们纵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把她们带回根据地吧,我们安排信得过的姐妹照顾,男同志一律不得无故靠近……这些人,说不定对我们还大有用处哩!”

  时间不长,车队就到了定陶城西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堡垒村——大王庄,程树勋他们根据县委和抗日县政府的预先布置,将粮食等物质交与根据地的有关负责同志统一安排,并把俘虏和伪军官家属也都一一做了妥善安置。

  “报告大队长,范力全派人来了,我们问他什么事,他怎么也不肯说,非要见您……”当天晚上,程树勋、何舟和副大队长潘凤举等大队中队长以上干部,正在大王庄的临时指挥部召开会议,总结早上的截粮战斗,研究如何处置11名伪军官家属。程树勋在会上刚做完“开场白”,就接到警卫员小刘的报告。

  “呦,这个范力全,搞这么神秘干啥?我倒要看看,他能有多少花花肠子!”程树勋轻轻哼了一声,摆了一个手势,示意会议暂停,喊上潘凤举、何舟来到西厢房,命令范力全派来的人进屋面谈。程树勋带兵多年,深知及时掌握敌情的重要性,同范力全交手多次了,范还是第一次派“专使”直接同他联系,他不能不给予应有的重视。

  来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干巴小个子,姓何,是定陶伪军大队长范力全手下最能说会道的一个小队长。他一进屋,一双小眼睛先是滴溜溜乱转,然后问道:“哪位是程大队长?”

  “我就是,范力全派你来有何贵干?”程树勋用一种不经意的口气轻轻回答道,平和中不失威严。

  “是这样,首先祝贺你们取得夺粮胜利!再就是,我们范大队长向您有个小小请求……”这小子抬头瞅了一圈屋内人的神色后,继续说道:“贵军今早在仿山夺粮时,不是抓……不对,不对,是俘虏……俘虏了我们11名军官太太吗?范大队长的意思是,贵军能否高抬贵手娇喘怎么,放她们一条生路……”

  “原来是这个啊!小事情,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们党的一贯政策是优待俘虏,同我们真刀真枪打过仗的人,我们都优待,更不用说你们的家眷了。她们的吃住和安全,均不用你们担心!”

  “那是,那是,贵军是仁义之师,敝人焉能不知!既然如此,那就请您下令放了她们,随我一块回县城吧!”这家伙故意把“仁义”两字说得很重,两只小眼睛中闪出狡黠的目光。

  |娇喘女|娇喘吧

  “仁义归仁义,但我们决不会做愚蠢的宋襄公。她们这些人,是不是做过破坏抗战的事情,是不是有血债,我们还都没有调查清楚。现在让我们仓促放人,办不到!回去请转告你们的范大队长,我们都是中国人,今后少干点助纣为虐的事情。否则,我们的枪子儿可不认人!”程树勋一边不紧不慢地说着,一边轻轻地摇着扇子,恰恰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好的,敝人一定转达,一定转达……”姓何的伪队长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珠,连忙灰溜溜地走了。

  “这11名伪军官太太中,一定有对范力全极为重要的人。不然,他不会火烧屁股似的派专人来求告我们。”望着那家伙离去的背影,潘凤举轻声对程树勋说。

  “嗯,我也由此预感。我们暂且不去管他,继续开会!”程树勋说道。

  2、程树勋决定要闯“龙潭虎穴”

  次日上午,刚吃过早饭,县城里三名有头有脸的士绅突然造访大王庄,也是指名要见程树勋。程树勋接见了他们,果然娇喘在线不出所料,他们亦是为了那11名伪军官太太而来。

  这一次,有士绅不慎说漏了嘴,说范力全平时极为宠爱的小老婆也在其中,“娇妾”蒙难,范力全愁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大早就把他们请了去,非要他们来大王庄跑一趟不可。

  程树勋心说,范力全越着急越好,我们正可以利用这一时机做篇文章,营救出近一段时间以来被日伪军抓去囚于县城监狱的20多名革命干部。原来,营救这些被捕同志出狱,是县委最近交付他们的一项新任务。昨天晚上,大家研究到深夜,一致认为,释放伪军官太太可以,范力全必须也得将抓我们的人全部放回来。

  于是,他对士绅们说道:“太太们中间是不是有坏人,我们正在调查,现在放她们回去为时尚早。再说,这件事已经上报了县委,我个人不能擅自做主。但有一点请诸位放心,我们一定保证她们的安全。”

  程树勋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另外,我们还有一个条件,范力全抓了我们20多名同志,必须全部放回来!”

  程树勋的这个条件,士绅们自然无人敢作主,答应回去后一定转告范力全。

  眼见要人无望,一个士绅驱前一步靠近程树勋,压低声音说:“现在城内到处传言八路军也抢女人了,贵军若不放人,舆论恐怕对你们很不利。”

  “这一点我们早想到了,但黑的白不了,白的黑不了,这应该是别有用心之人的诡计,脚正不怕鞋歪,我们不怕。”程树勋信心满满地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们如果要把她们撂在荒郊野地,最担心的反倒是我们了,因为她们有点意外我们就说不清。我们这么做,完全是出于保护她们的目的。诸位如果不放心,可以亲自去同她们见上一面。”

  程树勋的这一提议,正中士绅们的下怀。他们说这样也好,回去能对范力全有个交待。

  在一个农户家中,士绅们见到了那11名伪军官太太。她们众口一词:吃得很好,休息得也不错,八路军不曾有一人对她们无礼。士绅们这下放了心,高高兴兴地回去复命了,“八路军抢女人”的谣言很快就烟消云散。

  “大队长,不好了,我们又有一个同志在城南万庄被汉奸抓走了。”士绅们刚走,一名侦察员一头闯了进来。程树勋简单问了一下,立即派熟悉万庄一带情况的侦察员张文显前去探明情况。

  当日中午,张文显先后找到万庄乡乡长万继波、潘庄乡乡长张景合,得悉,县委司务长袁兴林去万庄征收公粮款,与伪军们遭遇,因寡不敌众,被敌人抓去,敌人声言日内就要将袁兴林活埋。

  程树勋一听,起初心急如焚,后转念一想,明白了,这应该又是敌人的诡计。于是,他与同志们简单商议了一下,也放出风去说,范力全如果胆敢杀害袁兴林,我们立马会让他后悔一辈子!

  就这样,双方一来一往,打起了神经战!

  一天过去了,两天也过去了,那边袁兴林毫发未损,这边基干大队也不放人。到第三天的时候,范力全撑不住了,主动给程树勋捎信说,当晚8时要在县城他的指挥部同他举行秘密谈判。

  “这小子一定以为我不敢进城,想出的又一诡计……”程树勋同潘凤举、何舟研议说。末了,他果断决定:“按时赴约”。

  潘凤举、何舟都认为不可,说咱们这段时间把范力全“修理”得够呛,担心他狗急跳墙,做出对程树勋安全不利的举动。

  “时间紧迫,只能如此了。虽说咱刚打了他个伏击,敌人非常恨我们,但另一方面,他们也非常怕我们。再说,我们手下还扣着他们一班太太,料他们不至于把我怎么样。万一发生意外,也算我对的起被敌人抓去的同志了!就这样办吧,你们不要再说什么了。”程树勋坚定地说。

  潘凤举、何舟见程树勋已经下了决心,只好都点头同意了。

  程树勋生于1889年,是定陶县大刘楼村人,出身贫寒,性格倔强。青年时期揭杆绿林,闯荡江湖,杀富济贫,民望而官忌。因受当地劣绅及歹徒陷害,他曾被捕入狱。在狱中,他结识了同被关押的中共地下党员郑尔拙,受其启发影响,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

  1938年5月14日,日军侵占菏泽城,全城被杀者2000余人,鲁西南沦陷。5月15日,日军侵入定陶等县,国民党定陶县长姚崇礼随即弃城而走,程树勋获得自由,回到家乡。出狱后的程树勋怀民族义愤,国恨家仇,响应党的团结抗战号召,在定陶西南一带很快组织起一支几十人的抗日武装。

  1938年底,程树勋率部加入了王道平领导的鲁西南抗日游击大队,并任司务长,主管部队军需及后勤。不久,鲁西南抗日游击大队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陇海支队,他任支队参谋。

  |娇喘女|娇喘吧

  日伪军为防止八路军进入定陶城内,在城门下盘查群众

  1939年春,程树勋受组织委派,回定陶组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地方抗日武装。7月,他在城西力本屯村成立了定曹抗日游击大队,并担任大队长。

  不久,程树勋率部参加了鲁西南地委所在地的“红三村”保卫战,他们机智灵活地打击敌人,并利用旧关系,动摇、分化、瓦解敌人,减轻了对“三村”的压力,为“红三村”保卫战取得最后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1944年3月,根据对敌斗争的需要和鲁西南军分区指示,程树勋领导的定陶县抗日游击大队与定陶抗日县政府直辖的县大队,合并为定陶县基干大队,程树勋担任大队长,县委书记杨用信兼政委。

  多年来,程树勋坚持依靠群众,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率部同日、伪军巧妙周旋,端炮楼,除汉奸,常常搞得敌人晕头转向,损兵折将,而他领导下的抗日队伍却越战越强,日渐壮大,由最初的几十人扩大到现在的500多人。

  多年刀口舔血的军旅生涯的磨砺,程树勋早已养成出胆大心细又干脆果断的习惯,虽多次身处险境,最后均有惊无险,全身而退。因此,潘凤举、何舟早摸清了他的脾性,也深信他向来不打无把握之仗,才没有继续阻止他进城。

  这天午饭后,程树勋就开始进行一番装扮,只见他身着黑洋布长袍,手拿罗汉珠文明棍,带着金丝圆框眼镜,白色凉纱礼帽,一眼望去,活脱脱一个地方有钱的乡绅。

  然后,他骑上一头小黑毛驴,带着一名警卫员化妆成的下人就出发了。行前,他根据事前研究的预案,叫通信员通知一连连长孔令芹,晚上带人到定陶西城门外去接应。

  孔令芹听通信员传达完命令,闻听程树勋要化装进城,心中大惊,因为他知道,程树勋在鲁西南八县里名气很大,许多人都认识他,早在担任定曹游击大队大队长时,他就在敌人那里挂了号,敌人曾多次悬赏重金抓捕他,这次几乎单枪匹马进城,不是要“自投罗网”吗?他越想越怕,连忙骑快马去追。

  在东李庄村西,孔令芹最终追上了程树勋他们,并一再请求程树勋回去,程树勋再一次简要说了这次“单刀赴会”的意义,孔令芹仍然不听,拦在了他们前面。

  最后,程树勋只好板起脸来,严肃地说:“这是组织决定的,闪开!”

  孔令芹无奈,只好闪向一边,望着程树勋远去的背影,眼中霎时涌满了泪水……

  3、以我方取得完胜落幕

  晚8时许,夜幕完全笼罩住了定陶城。

  冷冷清清的伪军大队部外,忽然走来两个人,一个一身乡绅打扮,另一个则像是跟随他的下人,两人径自走向两名伪军值守的门岗,下人模样的人对其中一个无精打采的伪军喝道:“快去告诉你们范队长,他老家的亲戚来了。”

  这两个人,正是程树勋他们。

  此时此刻,范力全正颓然地仰坐在椅子上,两眼正直勾勾地瞪着屋顶的燕子窝发呆。这几天,他的心情坏透了,运往菏泽的20万斤小麦,被程树勋的基干大队在仿山全部截了去,损兵折将不说,自己的小老婆和其他十个弟兄的家眷也都作了俘虏。那天,驻定陶日军小队长斋藤连抽了他十几个嘴巴子,把嘴角都打出了血。回到大队部,丢了老婆的伪军军官也一起向他发难,说讨不回老婆,他们就撂下枪杆子走人。

  无奈之下,他赶紧让手下何队长连夜去给程树勋“下书”,同时放出风去,说八路军抢了他们的女人。何队长无功而返后,他又在此次日一大早玩了软硬两手,一是请城内多名士绅再去找程树勋,放下身段,请求他们赶快放人,不料人家附带了一个条件,让他把这段时间抓来的共产党干部全部放了,这些“共党要犯”,斋藤那儿都有名单,岂是他能说放就放的;二是吩咐手下人到处抓捕共产党干部,抓到后就扬言要活埋,想以此威逼程树勋他们放人。怎奈,人家不吃这一套,软的更软,硬的更硬,撂给他的那句话,令他心惊肉跳了大半天。

  那几天,那班军官弟兄一天到晚朝他要老婆,他天天被搞得焦头烂额。最后,他又想到这样一个主意:假意约请程树勋进城谈判,他们俩来个当面锣对面鼓。他估计程树勋不会进城,这样对他手下的那帮弟兄也好有个交待。

  随着门岗的一声禀报,他清楚来者何人,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右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手枪。他千算万算,没算到程树勋真的进了城,并且敢闯他的指挥部。事已至此,不见也不行了,他只好硬着头皮说:“有……请!且慢,我们谈点家事,站好岗,不要放任何人进来,不然老子毙了你们两个!”

  不大会,程树勋两人昂首挺胸走了进来。范力全过去曾在驻鲁西南的国民党军队里呆过,国共合作抗战的时候,他不止一次见过程树勋。今天,程树勋虽然身处险境,但不见丝毫惧色,气度仍然不凡,他不由在心中暗暗挑起了大拇指。

  宾主落座,相互简单寒暄几句后,范力全首先发难:“贵军太不仗义了吧,竟然扣押了我们十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辜娘们……”

  “要说无辜之人,当今中国真是太多了!”程树勋气愤地反驳道:“我们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分守己过自己的小日子,却遭到日本侵略者的烧杀掠夺,无辜被残害的何止千千万万,他们有什么罪?我们的妇女姐妹,在自己的家里被日本人和你们这些‘二鬼子’侮辱、摧残,她们有什么过?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华儿女,在自己的家门口奋勇抗击侵略者,却被你们逮捕关押甚至拷打杀害,他们又有什么错?更为可气的是,有些人明明祖祖辈辈都是中国人,却吃里扒外,帮助侵略者残害自己的同胞;至于你们的那些太太们,也都在直接或间接地做着助纣为虐的事情,我们已经查实,有几名太太曾多次给你们和日本人搜集、传送过情报,让我们蒙受了重大损失,她们怎么能说是无辜的呢……”

  “我……我们……不过是混口饭吃。”范力全立刻涨红了脸。

  |娇喘女|娇喘吧

  游击队攻占日伪炮楼

  “混口饭吃就可以抛弃民族气节和做人底线了吗?这样做同禽兽何异?!”程树勋义正辞严地驳斥道。

  “好啊,你敢辱骂我,我立刻让你去见阎王!”范力全被说到了痛处,虚张声势地掏出手枪。

  “你可以杀了我们……不过,我们的人会在你的善恶录、红黑榜上记上大大一笔的,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程树勋面不改色。

  范力全对善恶录、红黑榜并不陌生,他早就听说过,共产党、八路军给每名伪军都记“善恶录”、点“红黑点”,谁做了一件对抗日对人民有利的事,就给他记个“红点”,谁做了对抗日对人民不利的事,就给他记个“黑点”,并把事实详细登记造册,记“红点”可以赎罪,记“黑点”要受惩治。他们还在适当时候将登记结果,通过喊话、到据点中张贴公布或通过信件投寄本人等方式,及时通知到伪军本人,以争取他们及时回心向善。对“黑点”多而又不接受警告者,他们则坚决给予打击、镇压。南王店西头岗楼上一个伪军小队长,经常下乡抢劫,受到多次警告后又毫不收敛,终被共产党处决。从此以后,不少伪军、汉奸吓破了胆,不但自己不敢再做恶,还注意约束士兵,以给自己留条后路。

  见范力全有了一丝犹豫,程树勋继续说道:“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吗,日本侵略者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几天了,铁心当汉奸的,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咱们中国有句俗话,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如果准备一条道走到黑,估计神仙也救不了你!”

  “哎……”范力全长长叹了一口气,握枪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作为一名伪军高级头目,他对眼前的局势当然很清楚。进入1944年,国际国内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发生重大变化。苏联红军在取得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重大胜利之后,开始战略大反攻,英、美也于6月在德国诺曼底登陆,德国法西斯已处在崩溃边缘。日本在太平洋和东南亚战场也是节节败退,不断从中国占领区抽兵前去增援,驻定陶日军已越来越少。与此同时,定陶抗日军民配合正规部队开展了强大的军事和政治攻势,上半年共歼灭日伪军600余人,解放了黄店、东王店、张楼等村镇,清除日伪据点12处,日伪军只能蜷缩在县城等几个大据点内苟延残息,广大农村已成为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天下。

  “另外,你应该也知道了,我们对你们的那些太太们照顾得非常好,说我们抢女人的谣言已经不攻自破。那些帮助日本人干了坏事的太太,经过我们的挽救教育,已经认识到错误,我们决定不再追究,会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将她们全部释放。不过……”程树勋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

  “是不是要我把关押你们的人,也都放了……这我可做不了主!”范力全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相信你自会有办法,应该不用我来教你!给你三天期限……”说完,程树勋和警卫员扭头就走,范力全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嘴张了又张,到底没有吐出一个字来,又一屁股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

  |娇喘女|娇喘吧

  八路军押送俘虏走下战场

  晚10时许,程树勋他们顺利出了西门,会合前来接应的孔令芹等30多名指战员,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到第三天晚上,程树勋终于听到一个等待已久的好消息——范力全不仅将被他们抓去的丁区长、抗联主任李丕奇和县委司务长袁兴林等25名共产党干部全部释放,还派人将他们送到城西抗日根据地。原来,范力全在新近抓获的土匪和罪犯中,找了一些同这些共产党干部有几分相像的人,背着日本人来了个“移花接木”……

  次日,县基干大队在向县委和抗日县政府的领导请示过后,将那11名伪军官太太全部释放,并将她们送到县城附近,交给了悄悄出城迎接的伪军。

  后来,这些伪军官太太们感念抗日根据地军民对她们的良好照顾和教育,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是中国的希望所在,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才是真正的仁义之师、文明之师,回去后大都不再帮助日寇和伪军做事,有的还督促伪军丈夫反正,走向了新生。

|娇喘女|娇喘吧
h高潮娇喘抽搐 娇喘音频 女性被啪的叫声视频


全网第一家只做女生语音变声器2017年7月开始683天运营,12002人的选择。98%客户受益!不要用价格跟我们进行对比,我们卖的的售后服务!服务!客户买的就是一个放心!一次收费,终身使用,免费指导引流、变现、定位、话术等其他服务!因为专注所以专业售前微信号:67565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