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啊好涨好硬叫床|娇喘怎么学

发布于 2021-04-18  30 次阅读


  阎宝航

  他是“当代林则徐”,又是红色特工,还是蒋和张学良的座上宾。他就是当年准确获悉德军进攻苏联时间、被同学称为阎老佛的阎宝航。

  阎宝航的人生起点,首先是从认识张学良开始的。

  1931年的秋,日本人如愿以偿地将军队开进了东北,到处都在烧杀抢掠。

  9月23日晚,奉天城内的街道上,不再像往常那样有热闹的行人了。街道上除了巡逻的日本兵,还有就是墙上贴着的通缉捉拿阎宝航的告示。

  一辆汽车向城门口疾驰而去,开车的是位叫泰尔斯的英国工程师,驾驶室里,还坐着几位牧师。

  民国年间的奉天师范学堂

  泰尔斯小心地看着前面的情况,随时准备拐进一旁的街道里。城门口有日本兵在驻守,会对过往的行人车辆盘问,泰尔斯径直向他们开了过去。

  日本人发现开车的是个洋人,警戒心立刻放松了不少,他们只是站在车外看了看,甚至连盘问都没有,就将他们放出城了。

  一直开到离城十几里的地方,泰尔斯觉得安全了,就让车内的几个朋友下去了。

  他们即将前往北平,并且很快就成立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这几个人中,就有日军悬赏5万大洋搜捕的阎宝航。

  “柳条湖”事件爆炸现场

  彼时的阎宝航既不是共产党,也并非军事人员,仅仅是一个社会活动家,那为何日军要对一个手无寸铁的知识分子下手呢?这还要从一年前那场声势浩大的禁烟运动说起。

  1895年,辽宁海城县,阎宝航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户人家。家境的贫寒,让阎宝航过早体验到了生活的艰辛。小小年纪的他,对一切不公有着嫉恶如仇的烈火;对待穷人又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

  像所有的穷小子一样,阎宝航18岁的时候,考入了收费低廉的奉天两级师范学堂。

  民国时期的奉天城,也就是现在的沈阳

  畅游在知识的海洋里,阎宝航将学问和做人都融入到了日常的生活中。同学有了难处,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周济,若是有谁被无故欺压,他更会两肋插刀。很快,他在学校内就有了“阎老佛”的称号。

  1918年,阎宝航毕业后,四处奔走筹措款项,很快创办了贫儿学校。阎宝航自己就是穷人家的孩子,所以他希望通过半工半读的形式,让更多孩子能够接受教育。开学伊始,就有大批的穷苦学生坐在了教室中。

  彼时的张学良,虽然比阎宝航还要小6岁,但作为张大帅的公子,资源和人脉关系应有尽有。

  阎宝航(右)

  他很快就得知了阎宝航的这一一举,不但出钱资助,而且也跟阎宝航成为了莫逆之交。

  做了9年的教书先生后,30岁的阎宝航又以公费留学生的身份,到爱丁堡大学攻读社会学。在英国,阎宝航的视野得到了更大的拓展,学成归来后,阎宝航在奉天成立了基督教青年会。

  这一时期,日本人已经加紧了对东北的侵略步伐。不但使用卑劣的手段害死了张作霖,而且还系统地向东北地区输入毒品鸦片,试图从精神上彻底麻醉中国人。

  阎宝航愤怒了,他知道,自己必须得做些什么。

  阎宝航一家

  1927年夏,奉天城内,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中,一群年轻人高举着“禁烟、拒毒”的大幅标语,一边高喊着口号,一边向路人散发传单。沿途有些民众看得激情澎湃,甚至也直接加入到了游行的队伍里来了。

  队伍中央,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一边走一边大声地高喊:“外国的那些不法商人,因为自持有治外法权的庇护,他们以租界为据点,大肆出售毒品。”

  “他们这么做,不但搜刮走了我们千万财富,而且还残害了无数的同胞。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亡我中华,灭我华夏之族!同胞们,现在我们只有联合起来共同拒毒!”

  张学良(右三)、阎宝航(右一)与朋友

  阎宝航的话语中,虽然没有言明日本人是幕后主使,但事实胜于雄娇喘5分钟不停喊好爽辩。尤其是辽宁省拒毒联合会成立以来,所查获的毒品几乎都是日本人在经营。他还联系社会各界,成立了毒品销毁委员会。

  1930年春,阎宝航主持销毁了日本饭治商店贩运的海洛因147包。同年夏天,他又销毁了日本人山岸勘吉经营的保绿公园的海洛因239包。

  后又在同年秋天,再次捣毁了日本人山田文吾的鸦片400两,海洛因1包。

  阎宝航一家

  尤其是第二次的销毁,阎宝航还在奉天的小河沿体育场举行了一个公开的仪式。

  “我还要派警察维持秩序,一定会保障大家的人身安全和大会的顺利进行!硝烟是好事,宝航,你就是当今的林则徐啊!”

  彼时的奉天警察局长黄显声,不但支持公开销毁收缴的鸦片,而且和阎宝航的禁毒委员会商议,还专门邀请了德国、意大利、英国、奥地利、苏联、日本等国的领事人员参加。

  销烟当天人山人海,在场的中国人都群情激愤,不过日本的领事却没有前来参加这次活动。

  阎宝航和家人

  彼时,日本驻奉天总领事林久治郎,还专门派人带了厚礼私下全程一个女的在啊的纯音乐去见黄显声,说什么禁烟只是借口,是激进分子在进行排日活动,希望他不要出面举行这场活动。

  黄显声不但拒绝了,而且还邀请了大量媒体,全程报道了这场盛况。

  两百多包的海洛因,被倒入四口装着汽油的大锅内,熊熊大火燃烧之际,在场的民众高喊着:“中国人不当亡国奴!”销毁毒品的盛况,堪比90年前,林则徐主持下的虎门销烟。

  就这样,阎宝航彻底得罪了日本人,此后,阎宝航更加活跃在抗日的舞台上,他四处奔走,为东北的抗日义勇军募集钱款和衣物。

  阎宝航(右一)参加周总理会见外宾

  而且,他还利用和张学良之交的关系友情,一直试图劝说他进行抗日。正是在这频密的接触中,阎宝航逐渐又成了蒋的座上宾。

  1933年9月,为了纪念九一八事变两周年,阎宝航和几个朋友商议,决定再组织一个秘密抗日团体“复东会”,作为联系东北军和流亡东北民众的纽带。

  谁料这个秘密团体刚刚组建起来,军统局戴笠就嗅到了味道。当时的国民政府十分警惕其他党派和各种组织,将它们统统视为威胁自己政权的洪水猛兽。

  娇喘mp3阎宝航和妻子

  蒋听了戴笠的汇报之后,下令取缔复东会。可就在戴笠紧锣密鼓搜集证据准备动手的时候,却又面带惧色地去请示蒋。

  蒋一脸狐疑,刚想斥责戴笠是怎么回事。戴笠则附耳悄声告诉了他另外一个情况。

  “既然是汉卿(张学良字汉卿)的人,那就算了。”蒋得知了阎宝航和张学良是之交,随即打算将取缔换成拉拢,这样有利于稳定东北军的抗日情绪。

  当时张学良因为热河抗战失利,已经被他这位结义的大哥解除兵权,赶到国外考察去了。

  驻东北的日本军队

  张学良在欧洲游历结束返回国内后,蒋随即和他商量,能不能取消复东会,然后再共同组建一个四维学会,张学良爽快地答应了。

  “四维学会?四维不张?难道高喊着礼义廉耻就能赶走日本人?”阎宝航得知这一消息后,不同意取消复东会,更不想去参加什么四维学会。

  1934年5月,两个老朋友在武汉见面了,彼时的张被蒋委任为鄂豫皖剿匪副总司令。

  “我不同意,什么四维学会,这是蒋想取缔复东会的借口。”阎宝航开口还是坚持此前的主张,在朋友面前口无遮拦。

  如何娇喘阎宝航传

  “我知道你想打回老家去,可现在咱们没有力量,而黄埔系现在掌握着国家的命脉,咱们只有和蒋合作,才有机会去抗日。”

  张学良极力劝说着自己的这位老友。眼看他的态度似有松动,张学良又趁机说道:“你不是一直在为东北的军队四处筹款吗,宋夫人也说了,只要你同意加入,钱的事情好商量。”

  就这样,阎宝航勉强同意了。

  当年的5月12日,四维学会正式成立,蒋是名誉会长,张学良是会长,阎宝航则是实际的理事。

  阎宝航手迹

  蒋知道阎宝航此前做过基督教青年学会的工作,为了拉拢他,还专程让是基督教徒的宋美龄去做他的工作,希望阎宝航能出面担任蒋创办的新生活促进委员会的总干事。

  阎宝航最初是推辞的,不过老友张学良却希望他能出面。就这样,阎宝航成为了彼时民国内最有权势的两个人的亲信,就连军统和中统的特务们,平常对阎也得高看一眼。

  而且,正是因为取得了蒋的信任,才为其后能获取绝密的情报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西安事变旧址

  转眼到了1936年,西安事变爆发。各方斡旋下事态平息后,张学良送大哥蒋回了南京,然而立刻就被蒋软禁了起来。12月28日,戴笠告诉在南京的阎宝航,宋子文有事情跟你商量。

  原来,宋子文希望阎宝航做信使,告诉东北军和西北军的将领,张学良马上就能回去。

  于是,阎宝航带着张学良的亲笔信去了西安,并当面转交给了杨虎城。就在东北军全体将士欢呼的时候,却不了很快传来张学良在南京受审的消息。东北军将领义愤填膺,认为是宋子文背信弃义,联名写信要求他们放人。

  宋子文

  临行之前,东北军的将领们邀请阎宝航吃饭,周恩来当时也在场。那时阎宝航说出了一番肺腑之言:“我们东北人的政治斗争太缺乏经验了,希望以后能多多指导帮助。”

  回到南京后,阎宝航先是见了何应钦,但后者态度强硬。他只得去上海见宋子文,质问他为何背信。

  宋子文也很无奈,告诉他第二天一起去奉化见蒋,此话不言自明。其后,阎宝航先后四次去奉化见蒋,但蒋就是不答应放人。

  彼时张学良被蒋软禁在奉化的雪窦寺内,阎宝航与老友匆匆一面,其后终未能让张学良恢复自由。

  阎宝航纪念文集

  蒋暴露了自己背信弃义的真面目,从此也让阎宝航彻底转变了态度。

  1937年,他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遵照周恩来和李克农的嘱托,国民政府迁往重庆后,在重庆自己家里成立了一个秘密联络点。

  彼时,阎宝航在重庆的北碚买下了一栋宅邸,堂而皇之让电报员和交通员住在了里面。

  军统特务是他的座上宾,黄埔系、政学系以及“CC派”的头面人物和他称兄道弟。每晚举行的各种酒会上,他不时和美军勾肩搭背,不时又跟国民政府的基层军官们吆五喝六的玩色子。

  中统头目

  陈诚有一次甚至说道:“阎宝航要是共产党,那我们大家就都是共产党了。”正是因为获得了国民政府高层的信任,阎宝航才能在重庆军政界高层出入自由。

  1941年6月的一天,担任政治设计委员的阎宝航,突然收到了德国军方代表的舞会邀请函。

  早在前一年,德意日轴心已经形成,中国作为同盟国的成员,此刻敌方代表邀请,似乎有些说不过去。阎宝航带着满心的疑惑去了,在场的政界高层都非常兴奋。

  民国时期的陪都重庆

  “今晚为何这么高兴啊?”阎宝航不解地询问一旁的孙科。

  “德国马上要进攻苏联了!”孙科悄声告诉他。

  原来,为了牵制苏联,希特勒希望日本在东方能有实质的行动,而日本方面为了腾出手来对付苏联或者在远东的英美,就必须尽快解决在中国的战事,于是私下里便开始和国民政府频繁接触。

  对国民政府来说,共产党才是心腹大患。假如德国进攻苏联,那么国内的共产党势必会失去一个巨大的盟友,到那时,所有问题就一劳永逸地解决了。

  阎宝航和他获得的勋章

  而且,德国方面也在积极拉拢国民政府。1941年5月的时候,当时国民政府的驻德武官桂永清,在柏林和德国军方接触的时候,德方军官告诉他:6月22日德国进攻苏联后,所有问题都能解决掉。

  桂永清立刻将这个消息密报给了国内,谁料阎宝航却在舞会中无意间得知了这个要命的消息。

  他立刻将消息转告给了周恩来,周恩来通过延安,又将消息转告给了苏联高层。

  事实上在此之前,斯大林已经通过安插在东京的谍报人员,得到了相类似的情报,但当时的他因为《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对这个消息还有点将信将疑。

  德国入侵苏联

  待到阎宝航的情报送达时,斯大林知道事情不会有假了。德军可能会于6月22日左右突袭,突袭的方向在列宁格勒、波罗的海以及敖德萨三个方向,他下令立刻备战。

  果然,6月22日凌晨四点,德国的三路大军向东推进。苏联方面虽然是仓促应战,但还是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

  由于阎宝航的准确情报,苏联驻华武官罗申都当面称赞他:“你的情报工作第一,斯大林知道你。”

  1944年夏,阎宝航从国防部三厅,又顺利获取了关东军在东北的详细兵力部署,为苏联红军其后歼灭关东军,提供了坚实可靠的情报依据。

  驻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其后被苏联红军歼

  由于阎宝航的身份特殊,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共产党员身份并没有公开。也正是这一点,为其后发生的一系列变故埋下了伏笔。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发生的风暴中,阎宝航蒙冤入狱。73岁,他以“代号67100”的身份死在了狱中,死后甚至连骨灰都未能保留。

  

  直到1978年,阎宝航才得以平反昭雪。1995年,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命令,把三枚卫国战争纪念章授予阎宝航和他领导下的情报人员阎明诗、李正文。

  后来,俄罗斯驻华大使馆举行了特别的授章仪式,阎宝航被授予“伟大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纪念章”。

  斯人已逝,但英雄的光辉依旧闪耀。

  举报/反馈

|好深啊好涨好硬叫床|娇喘怎么学
娇喘是啥 两分钟让你湿的


全网第一家只做女生语音变声器2017年7月开始683天运营,12002人的选择。98%客户受益!不要用价格跟我们进行对比,我们卖的的售后服务!服务!客户买的就是一个放心!一次收费,终身使用,免费指导引流、变现、定位、话术等其他服务!因为专注所以专业售前微信号:67565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