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喘声|怎么娇喘

发布于 2021-04-18  24 次阅读


  2021-04-10 17:27

  来源:发现北京

  (来源:平谷组工)

  原标题:?【献礼党的百年华诞】红谷故事(61)|不屈不挠

  点击 ↑ 蓝字 ↑ 关注

  平谷组工

  第2011期

  全文字数:5588 阅读时间:5分钟

  ?

  习近平总书记说:“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无数的先烈鲜血染红了我们的旗帜,我们不建设好他们所盼望向往、为之奋斗、为之牺牲的共和国,是绝对不行的。”

  这里发生过21场较大规模战斗,发生过15起令人愤慨的惨案,这里涌现出许多赫赫有名或默默无闻的英雄人物,这里也发生过很多值得我们铭记的历史故事,这里是平 谷 。革命战争时期,平谷是冀东西部抗日根据地核心区,解放军解放东北的出发地、后援区和南下工作团干部输送区。 平谷丰富而灿烂的红色文化遗产,构建了平谷文化特有的“红色内容”,平谷人民也继承了不怕牺牲、勇于担当的“红色基因”。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年的历史长河中,平谷区也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人物和故事。平谷区委组织部、区委党史办共同编著 《红谷故事100》,该书整理收录了发生在平谷地区的红色历史纪实、名人传记、民间故事等100篇,传承红色文化,学习红色精神,献礼党的百年华诞。

  今天,小编将继续带您走进那段峥嵘岁月,回首那些革命往事,激励我们守初心不忘来时路,担使命奋斗新征程。

  不屈不挠

  胡永连整理

  1943 年 9 月 9 日 ( 农历八月初十 ),平谷城东水峪村的村干部叛变投敌,将我平三蓟联合县二区粮秣助理、共产党员胡兴同志绑架送往敌胡庄据点,并于途中残忍地割断了胡兴同志左脚的跟腱 ( 俗称懒筋 )。这个事件在当时引起了我广大抗日干部和群众的极大愤慨,胡兴同志在落入敌人魔爪之后,忍受了巨大的痛苦和折磨,与敌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经过一年多的周旋,终于冲出敌巢,回到了革命队伍。

  一、投身抗战

  我是 1921 年生人,父亲牺牲后参加了抗日工作。

  我父亲胡香圃,原名胡玉芬,1889 年生于蓟县城南北王庄。他跟爷爷胡成壁读了几年书,17 岁时辍学务农。父亲追求进步,广交好友。1937 年冬,认识了板桥村的共产党员卜静安,在他的影响下,父亲参加了抗日救国会,并联络发展会员一百多人。1938 年夏,八路军四纵队挺进冀东,伪政府调集民团北上阻击,任五区民团团董的父亲拒不执行命令,并于 7 月 16 日倒戈起义,攻下上仓河西伪警察所,号召群众起来抗日,拉起一支几百人的抗日队伍,父亲任总队长,卜静安任副总队长。9 月初,父亲率队转战到平谷县马坊一带,在马坊镇与巩敬一、刘向道相识。经多次协商,与三河县石文远、贾秉斋、张朝瑞,平谷县王子青,蓟县孔照贵,顺义县李作东,密云县张德功等领导的抗日队伍相互联合,于 9 月 18 日,成立了“平 ( 谷 ) 三 ( 河 ) 蓟 ( 县 ) 密 ( 云 )顺 ( 义 ) 五县游击队总队”,父亲任总队长,卜静安任副总队长,慕羽任政治部主任,刘向道任参谋长。在向西转移途中受挫后,父亲将队伍拉上盘山,坚持斗争。

  1941 年正月,父亲奉命去顺义县二十里长山开辟地区。当时在二十里长山活动着一支土匪,匪首郑久如曾被我收编,后又为匪。父亲再次前去做争取工作。初十那天,在顾家庄追上郑匪,对其晓之以理。郑匪冥顽不化,反将父亲杀害。

  父亲不幸牺牲时,我已 20 岁了,高小毕业后在家务农。刚得到父亲被害的消息时,我怎么也不相信,决定到平谷去找李光汉同志问个究竟。李光汉同志当时是我平密兴联合县县长,他在蓟县开辟地区时,曾和王克兴同志到我家住过,他的警卫员于子柱是我们村的人。在平谷县的北寨村,我终于找到了李光汉同志。他告诉我,我的父亲确实是牺牲了,我痛哭不已。李县长一再地安慰我,要我化悲痛为力量,投身抗战,为父报仇。我答应了,只是要回家和家里人说一下。临走时,李光汉同志还给了我 400 元钱。

  1941 年 4 月 16 日,我回到了平谷。先在二区基干队当战士,不久调县政府警卫班,给李光汉当交通员。1942 年 4 月 16 日到二区当了粮秣助理。1943 年 5 月,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3 个月后转为正式党员。

  二、惨遭毒手

  1943 年农历八月初十这天,我先在北寨参加了县政府的工作会议,天一擦黑,就下山回区里征粮。我先在水峪村附近的几个村子转了一遍,知道敌人白天去过了水峪村,便决定到那里去过夜。因为一般敌人白天去过的村子,夜里就不会再去。

  当时,水峪村的党支部书记是石浩成,民兵中队长叫翟荣。我以往感觉,这个村的干部对抗日工作人员比较冷淡,可那天对我特别热情,对这种异常现象我没太注意。这天夜里,我住在离村二三里路的一条山沟里。我枕一个木头墩子,脸朝外躺在炕上。这时,听见翟荣来查岗,他问门外站岗的民兵:“助理在屋里没有 ?”民兵说:“在屋呢。”翟荣又说:“你要好好站岗,不许睡觉。”然后推开门,瞅了我一眼就走了。过了一会儿,翟荣又进来了,问我:“助理,你抽烟吧 ?”我说不抽,我见他朝炕前走来,便坐起身来。不料翟荣这时猛地往前一扑,将我连胳膊带身子死死地搂住了。我的一把三号盒子枪挂在墙上,身上还有两颗手榴弹。我见情况不妙,使劲挣脱了他,掏出了手榴弹,站起身来,大声质问:“你要干啥 !”翟荣可嗓子对外面嚷:“还不快上 !还等啥 ?”“呼拉”一声,一群人冲进屋来,不管脑袋屁股举棍子就打,我头上就重重地挨了一下,立刻人事不知了……

  我醒过来时,躺在院子里,四下里黑糊糊,只觉得我身边全是人腿。看来,人还不少。这时,又是翟荣问我:“你到底姓啥 ?”我说:“我是粮秣助理胡兴。”翟荣说:“算你小子倒霉,我们今天原本是冲着姓邢的民政助理来的……”当时的民政助理是邢光宇。我听了翟荣的话,冷笑一声说:“你们要投敌领赏,还管啥助理 ? 粮秣助理照样值两千块 !”按当时日寇的“悬赏”,抓一个抗日县长赏洋一万,抓区长赏五千,抓助理赏两千。

  那几个人把我五花大绑,押向胡庄鬼子据点。我一边走一边思考着对策。我见翟荣正在摆弄我的手枪,就故意激他,说:“你别弄走了火 !”翟说:“别以为就你会使手枪,老子也会 !”我说:“你们叛变投敌,也不考虑考虑后果 ?”翟说:“你他妈的再多嘴,我叫你穿红的挂绿的 !”我意识到,这几个人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一定要拿我去邀功领赏,认贼作父,便说:“你们想要我死,就来个痛快的,一枪把我打死得了。”石浩成说:“那可就便宜你了,还是让日本人去收拾你吧 !”我骂了起来:“你们这些败类 ! 你们的良心都叫狗吃啦 ?……”翟荣说:“这小子还嘴硬。干脆把他的懒筋挑了,不然瞅不冷子跑了,咱们还得追。”说罢,使劲一拽拴我脖子后边的那根绳子,我往后倒扯了几步,仰面摔倒在地下。那几个人恶狠狠地扑上来,翻过我的身子,将我脸朝下按在地上,翟荣按住我的头和肩,石浩成按住我的右腿,还有人压住我的腰,一个叫周振邦的一条腿脆在我的左腿小腿肚子上,一只手握紧我的左脚,然后掏出一把杀猪用的尖刀,照准脚后跟上的懒筋狠狠扎下去,疼得我浑身一激灵。我咬紧牙关,以为这一下子他们目的达到了,可不曾想那家伙连挑带锯的割了好一阵子,那条懒筋也没有弄断。这时我们正在水峪北边的河滩上,遍地都是大大小小的河光石。周振邦见用刀挑不断我的懒筋,便找来两块河光石,一块垫在我的脚脖子下,一块往那懒筋上狠命地砸,生把那条筋砸断了 !

  他们还用手在我的左脚后跟摸了摸,认为那懒筋确实是断了,便要拉我起来继续走,可我再也站不起来了,他们就拽着我在地上拖,拖了不远,他们拖不动了,就将我的手和脚绑在一起,用花枪杆把我抬往胡庄。

  鬼子据点安在胡庄村东南角,中央有一座大炮楼,四周是一人多高的院墙。院墙外是一丈多宽的壕沟,壕沟上有吊桥。我们到胡庄时天就亮了。在吊桥底下,翟荣他们冲炮楼喊起来:“太君 ! 太君 ! 快放下吊桥,让我们进去 !”喊了几声,炮楼上的鬼子回了话,问什么的干活。翟荣他们忙答道:“我们是水峪的,二区粮秣助理被我们逮着了,给皇军送来了……”

  三、狼穴见闻

  进了据点,我被鬼子放在院墙下一个堆放杂物的棚子里,双手被铐在棚中的柱子上。我忍着剧痛,躺在棚下的一块草袋子上,心里盘算着怎么把水峪村干部叛变的事传出去。正在这时,据点外边有人喊:“我是马屯的,给太君送情报来了 !”这是周围各村按鬼子的规定每隔1 小时到据点来报告一次“情报”,夜间多在炮楼外边喊“平安无事”,天亮后便要进据点里“报告”。我昨天刚去过马屯,布置征粮工作。等马屯的人进了据点,我就大声喊起来:“我是胡兴,二区粮秣助理,水峪的村干部叛变了 ! 把我抓来了,还把我的懒筋挑断了 !……”那个送情报的人还看了我一眼,以示会意。以后每有送情报的来,我都要这么大喊一阵。

  旧历八月十三那天,我听到水峪方向传来了一阵阵枪声。后来知道,那是咱们的县大队包围了水峪村,在捉拿那伙败类。

  我在胡庄据点被关了一个星期,刚到时审问过我一次。鬼子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二区粮秣助理。问我征的粮食都在哪儿,我说八路军全都运走了。又问我是不是共产党员,我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故意跟他们装糊涂。农历八月,天气还热,我这一个星期就一直躺在那个棚子下,只有苍蝇蚊子跟我做伴,我的伤口除一开始由鬼子用石碳酸冲过一遍,没有得到任何治疗,很快就溃烂了,苍蝇在上边下了蛆,咕咕攘攘地乱钻,疼得钻心,整个大腿都不停地抽搐……

  中秋那天天刚亮,就听见外面有人喊:“我是望马台的,我们村来八路了 !”一会儿,甘营又有人来报告:“太君,我们村来了八路军 !”……顿时,据点里的鬼子着了慌,赶紧叫来了胡庄的“自卫团”。又过了一会儿,甘营那边响起了枪声,日本鬼子全都钻进了炮楼,叫“自卫团”在据点外围着墙站一圈,气氛十分紧张。又过了一会儿,郭家屯据点的日伪军也来了,还有一匹高头大马,驮着一门迫击炮。这伙人和胡庄据点的鬼子伪军汇合后,就一齐出发了。他们走了时间不大,南边传来三声炮响,站在炮楼顶上的鬼子听到炮声后,高兴得直拍巴掌。可是过了不一会儿,一阵乱枪之后,我看见两个日本伤兵被搀扶着,狼狈不堪地进了炮楼,一个腰部挂了花,另一个肩膀流着血,看样子伤的都不轻。俩人龇牙咧如何娇喘嘴,呕哇乱叫的……。紧接着,又有一个翻译官仓惶跑进院来,手里还摆弄着一顶钢盔,嘴里不住地叨唠着:“唉呀妈呀,今天多亏了这钢盔了,要不,这脑袋准得开花 !”那钢盔被子弹打了一个坑。再后边败下阵来的,就是成群的鬼子兵,马和炮也都没有了。最后进来的是伪军,胡庄的伪军中队长在当院急着问他们:“咱们的人怎么样 ?”伪军答:“咱们的人一个碍事的也没有。”又问:“炮是怎么丢的 ?”“我们几个跟着炮后边走,走到棒子地时,刚朝庄里打了三炮,不想八路军从后边打了枪,把炮手当场就打死了,我们就赶快跑,眼瞅着三十多发炮弹连炮一起被八路用马拉着走了……”

  这就是咱们八路军的甘营大捷。

  四、大狱受囚

  甘营战斗后一两天,一辆送给养的军车把我押送到了平谷城里的日军守备队。守备队驻现在的县武装部处,那一带全是日特机关,还有一个“慰安所”( 日军妓院 )。我被扔在守备队门口。过了一会儿,出来一个日本鬼子,问了我几句话就进去了。然后又来了一个鬼子兵,把我送到了县大狱。大狱在现在的招待所内,东边是男监。监牢里是木头钉成的囚笼,犯人就睡在地下,头枕秫秸,拥挤不堪。我进去时,因为没有地方了,只能睡在尿桶边,臊气扑鼻,夜里常被撒尿声吵醒,脸上、身上溅的全是尿点子。地上的跳蚤多得出奇,我进去不两天,衣服上就满是跳蚤屎。管狱员是一个江苏人,一只眼,因为我没有钱给他,他便处处跟我找别扭。按狱中的规矩,砸大镣 100 元,摘手铐50 元,我不能抬尿桶,还得花钱去“雇”别人抬……这帮狱卒就是专“吃”犯人的,那个独眼管狱员跟我要钱时,我说:“我是个穷八路,哪里有钱给你 ?”他更对我怀恨在心。

  可事有凑巧,常言道“以毒攻毒”,第二天就来了一个人对付那个管狱员,此人就是特务张宽。张宽原是小北关村的办事员,我过去常到他家落脚,后来他投敌当了“新民会”的特务。他到狱中看我,问我的腿咋样了 ? 我说腿完了。他见我吃的是花生碴饼,说:“吃娇喘怎么喘这东西还行 ? 明天叫维持会给你送饭吃 !”后来果然由维持会送来了饭菜,有烙饼、熬菜,菜里还有点肉。按狱中规定,犯人每天有两角钱的饭费。那狱卒见我吃了维持会的饭,便克扣了我的饭钱。

  我在大狱里关了两个多月,又被送到警察局看守所押了一个多月,前后整整一百天。这当中,敌人审问过我一次。除了问姓啥叫啥,是啥身份,还问我开过群众大会没有。开始我说没有。那个鬼子瞪起了眼:“你的不老实,死了死了的有 !”我便说开过。“在哪里开的 ?“鱼子山”。“讲的什么 ?”我顺口答道:“动员群众起来打倒法西斯,今年打败德国,明年打败日本……”鬼子又问:“二区的村干部都有谁 ?”我说:“干部都自首了,你们全都知道,我不就是被自首的村干部砸了懒筋送来的吗 ?”我的回答,倒叫敌人无话可说了。日寇五次“治安强化”后,斗争环境极其残酷,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县委根据西部地分委会议的精神,运用两面政策,采取合法形式进行隐蔽的斗争,许多已经暴露的村干部向敌人登记“自首”,迷惑了敌人。而把我从敌人的监牢中救出来的,也正是我们隐蔽下来的同志——二区假自首的村干部刘子勤和王臣。

  五、将计就计

  刘子勤和王臣分别是夏各庄和王都庄的村干部,被敌人抓捕后没有暴露党员身份,被送进了“特别人员训练班”受训,然后派到夏各庄据点充当“一四一八”特务,实为假心向敌,真心向我。他俩知道我被关在平谷城里后,就对日军小队长大贺说:“胡兴是区里的干部,要是能把他弄出来 ( 当特务 ),二区的事就好办了。”大贺还真听了他俩的话,亲自带着刘子勤和王臣,还牵着一头毛驴来接我。大贺的中国话说得好,半道上,他想再试探一下我是不是老实,指着刘、王二人问我:“你认识他们吗 ?”我说:“他们一个叫刘子勤,一个叫王臣,都是村干部。”大贺点点头,很满意。

  到夏各庄据点后,我和区里的同志有过秘密接触。1944 年旧历大年初一那天,夏各庄据点的翻译杨晓光、特务张诚都到娇喘的视频平谷城里过年去了。当时的二区粮秣助理刘国清通过刘子勤约我到他家会了面,他说区里的同志们都很关心我的伤情。听到这些话,我很感动。我叫刘国清转告领导和同志们,请他们放心,我没有也决不会暴露党的机密。这时,敌人为叫我当特务,开始给我治伤,在平谷城里关一百天,我的伤没有得到过治疗,只在县大狱时,遇到过一个因“私通八路”而被关押的警备队中队长,坝县人,见我伤势严重,给我上过一点他自带的红药水,裹上破布,也没管事。因为伤口感染恶化,在夏各庄治了一些日子,不见好,鬼子就把我送到通县日军“一四一八”部队医院,治了半年的时间,出院后又把我押到三河的“一四一八”特务队。看管我的是一个日军班长,他不断地动员我充当“一四一八”特务。我说我干不了,这腿还不能走路。其实,经过在通县的治疗,我的伤已经明显好转,只是走路还有点拐,但我一直装作呲牙咧嘴、跌跌撞撞的样子。一天晚上,特务队的翻译跟我聊天,他是个东北人,说给日本人当翻译实在是没法子,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我冷冷地说:“当翻译有啥不好 ? 这年头,有饭吃,有事做,就挺好。”我在三河“一四一八”特务队呆了一个多月,敌人拿我没办法,又把我送到了通县的日语教习所去学习日语。

  我拿定主意,无论敌人使什么招术,我就给他来个软磨硬泡,坚决不给敌人做事,在拖延中养伤,寻机逃走。

  这一天终于来了。

  六、冲出敌巢

  我在日语教习所泡了四个多月,转眼已是 1944 年底了。这期间,我一直在寻找出逃的机会。通县东关的粮食市场离教习所不远,那儿常有我们家乡的人来做买卖。一天,管我们的日本小队长不在家,我便去找日语教官,说我想回家过年。教官是日本人,他问我家在什么地方,我说在蓟县,没有说具体地名。因为蓟县是敌占区,他准了假。我又叫他给我开了一个证明,以便应付不测。

  我拿到证明后,刻不容缓地来到东关市场。已近腊月,市场上人很多。我转了一圈,还真碰上了一个h高潮娇喘抽搐老乡,还是我的当家子。他一见我,大惊:“哎呀 ! 胡兴,是你呀 ! 村里人都说你早死了,你怎么在这儿 ?……”我忙小声跟他说:“大哥,你这就跟我走,咱们以后再说。”那老乡见我紧张的神情,二话没说,收拾了摊子就跟我走了。

  我们走到燕郊时,天已黑了。第二天,我们乘汽车到邦均,再步行回到蓟县上仓北王庄。回到家里,家人的高兴劲就别提了。我在弟兄中行三,大哥和二哥都干抗日工作。经他们的帮助,我一个多月后在盘山后边的一个村子里找到了李光汉县长,终于回到了我日夜想念的革命队伍。

  七、叛徒下场

  水峪村叛变并残害我的主要村干部翟荣和石浩成首先受到了应有的惩处。

  李光汉同志的警卫员于子柱后来告诉我,水峪村干部叛变和我受害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县政府。八月十一那天,县大队包围水峪村,但没有抓到主犯,翟荣一伙跑到县城里躲起来了。逃跑前,他们还恐吓村里的群众:“谁要敢向政府说我们的事,就杀他全家 !”后来,石浩成恋家,他想回去,托洙水的曹文找李光汉说情,假装认错,怕受惩罚。李光汉说:“行,回来好哇 ! 不就是犯点错误吗 ? 只要能承认错误就行。”石浩成听李光汉这么说,就壮着胆子回来了,但不敢回村,跑到胡庄住下了。咱们政府也没有动他。又过了些日子,翟荣见石浩成没事,还以为李光汉县长真的宽恕了他们,也回到胡庄找石浩成。就在他到胡庄的那天夜里,县政府把这两个叛徒一起逮住,经审问后处决了。

  抗战胜利后的一天,我在平谷城里的街上碰到了县公安科长刘向道,他告诉我,周振邦被逮着了,问我去不去看看。我当然要瞅瞅这个凶残的汉奸如今是个啥下场,就跟刘向道同志来到一个院子里。进屋就看见一个人,被绳子拴着,缩头弓腰地面朝里躺在炕沿上,我对他大声喊道:“周振邦,你还认得我吗 ?”那人转过头,用茫然的目光望了望我,像是没有啥反映。“我是胡兴 ! 我没有死,又回来了 !”周振邦一听我的名字,“噗咚”一声跪在了污污污娇喘音频地上,脑门上的汗也冒出来了,我对他说:“你做事也太‘认真’点儿了 ! 当初你挑我的懒筋,挑不断也就算了,你还用石头砸,非砸断不可,你咋就这么狠心 ?”周直喊饶命,说:“那件事我犯了错误,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再也没有“以后”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五十多年过去了,这件事虽然给我的肉体上造成了难以表达的痛苦,却给我精神上以深刻的教育:历史是公正的,更是无情的。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必须时刻把握自己,走好人生之路。

  责编:王静宇、赵秀玲

  来源:《红谷故事100》

  【献礼党的百年华诞】红谷故事(60)|战斗在“无人区”——忆平谷北山的抗日斗争

  【献礼党的百年华诞】红谷故事(59)|对一区妇运工作的回忆

  【献礼党的百年华诞】红谷故事(58)|战火中成长的滦西影社

  【献礼党的百年华诞】红谷故事(57)|夺取平谷城

  【献礼党的百年华诞】红谷故事(56)|平谷抗日游击总队始末

  欢迎投稿

  “平谷组工”微信公众号是平谷区委组织部唯一官方微信平台。我们将择优推送组织系统优秀事迹、先进典型、体会文章等给全区党员群众学习参考。我们在这里欢迎您的来稿!

  来稿邮箱:pgzzbxjzx@bjpg.gov.cn

  pinggu_zugong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发送给朋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娇喘声|怎么娇喘
幻音 友情提示戴耳机哦 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 娇喘视频


全网第一家只做女生语音变声器2017年7月开始683天运营,12002人的选择。98%客户受益!不要用价格跟我们进行对比,我们卖的的售后服务!服务!客户买的就是一个放心!一次收费,终身使用,免费指导引流、变现、定位、话术等其他服务!因为专注所以专业售前微信号:67565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