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语音包 晚安语音表情包

发布于 28 天前  21 次阅读


最好的语音包 晚安语音表情包

  1991年3月11日中午,一架波音飞机照常降落在美国旧金山国际机场。与往常不同的是,停机坪上早已围满了华裔人士。其中大多数是闻讯赶来的记者,他们纷纷将镜头对准飞机的舱门。

  待乘客都下飞机后,一位身着深褐色短呢大衣,手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老人缓慢地走出机舱,候机坪顿时传来一片欢呼声。这位老人就是在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少帅张学良,陪同的是他的夫人赵一荻。

  这是西安事变张学良被软禁五十余年后首次出国,时光如梭,英雄、美人均已迟暮。

  两蒋在世时对张学良忌惮如虎,如今他为何能恢复自由?这并不是台当局大发慈悲,而是斗争的结果。

  这要从东北大学说起,该校由张作霖筹建,张学良主政东北以后兼任校长。“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大学被迫流亡办学,仍得到张学良大力支持。东北大学培养了大量人才,尽管他们散落在世界各地,却始终没有忘记老校长。

  1988年,在曼哈顿中国城举行的东北旅美人士午餐会,突然有人提到张学良的自由问题。当年正是张学良出任东北大学校长60周年,大家反映很热烈,决定成立东北大学校友会,以校友会名义向台当局请愿。

  

  张学良夫妇晚年

  不久,东北大学校友会成立并向李登辉发去电报。要其兑现上台时所承诺的民主化,还张学良真正的自由。可惜电报如泥牛入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无奈之下,校友会决定借助媒体力量。在美国《纽约时报》等影响力大的媒体上发表了《为什么怕给张学良将军以真正的自由?》一文,向全世界揭露张学良仍遭到监视和各种限制,未获真正的自由。

  此文虽然也未得到回应,却引起了不小舆论风暴,岛内媒体也开始讨论这一话题。借此时机,当局60多名“国大”代表(其中东北籍人士较多)联名上书,敦促释放张学良。

  内外重压之下,李登辉被迫做出反应。先是召见了张学良,又于1990年准许张在台北圆山饭店公开祝寿,这是张恢复自由的象征。此后张学良又得以以探望子女和旅游观光的名义赴美。

  在台北机场登机前,张学良曾接受记者采访。有记者问:“您有可能转回东北老家看一看吗?”张学良一向配合当局,为表示自己完全自由,他回答说:“我不排除到东北的可能性,大陆是我的国家,我当然愿意回去。”

  消息很快传回大陆,邓小平特意打电话交代相关负责人:“你们应该开个会,研究研究这个问题。”有关部门立即进行了高规格部署,拟定了几项迎接张学良返乡的活动。同时决定派一名中央高级别领导同志,亲赴美国转达中共对张返乡的热烈欢迎。

  但派谁去与张学良会面合适呢?张学良被软禁50多年,与外界隔绝,难以得知其内心真实想法,更不知道他是否方便与大陆人士接触。只有派一名与张非常熟悉的人,以个人身份赴美,才更有可能顺利与他会面。

  当时列出了五六位副部级官员,最终邓小平敲定了吕正操。为何会选他呢?其实吕正操与张学良渊源很深。

  

  青年时期的吕正操

  1922年春,年仅17岁的吕正操就在亲戚推荐下参加了东北军。由于读过几年书,到部队后不久就考到了卫队旅旅部当文书,旅长正是张学良。吕正操写得一手漂亮的字,很受张赏识。

  次年冬,吕正操又考上东北讲武堂第五期,而张学良又兼任校长,两人有师生之谊。毕业后,张学良特意把吕正操调到身边担任少校副官。在张学良身边工作,吕正操成长很快,先后经历过多个职位的锻炼。

  西安事变前夕,张学良原本打算提升吕正操为师长,却遭到守旧派军长万福麟等人反对。他们把吕正操送去南京受训,再复命张学良说吕已去南京,张只能让万福麟推荐的人担任师长。

  吕正操在南京受训期间把一个横行霸道的特务打伤,被国民党报纸大肆攻击,张学良将他召回部队,后又调到语音包是什么意思张公馆加入政治工作小组,准备仿照红军在东北军内建立政治工作。

  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决定亲自送老蒋回南京,吕正操等人极力劝阻无效。不料张此去再也未能回到东北军中。张学良走后又发生了少壮派刺杀东北军核心人物王以哲的事件,东北军群龙无首被老蒋分化整编。

  此时少壮派与元老派争夺权力矛盾很大,吕正操赶回部队掌握了东北军647团,并秘密加入了中共。抗战爆发后,由于吕正操团思想进步,万福麟将之视为眼中钉。几次想扣押吕正操未果,便故意将该团派担负最艰险的任务,企图借日军之手将之消灭。

  吕正操虽然带领部队数次完成任务,但也深感如此下去进步力量将被消耗殆尽。最终在小樵镇召开会议,一致决定脱离东北军,以人民自卫军的名义接受中共领导。此后吕正操带领部队逐步建立了冀中平原抗日根据地,为抗战胜利和解放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

  

  1939年,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

  让吕正操非常遗憾的是,西安事变后他再也未能见到自己的老领导张学良。吕正操曾经表示:“在张学良恢复自由后,不论他在哪里,一定要见上一面。”

  其实,自80年代末两岸恢复接触以后,吕正操便与张学良有书信往来,此次派他去是最合适的人选。但考虑到两岸隔绝多年的实际情况,出发前邓小平派人捎话“只要能见到就完成了任务”。

  经过精心准备,吕正操一行于当年5月23日赴美,他在美国与张学良共有3次见面机会。

  第一次见面是5月29日上午,当时张学良住在友人位于纽约曼哈顿公园大道的一座公寓里。极少着正装的张学良,当天特意穿上西装、打了领带,到楼下来迎接吕正操。

  分别54年重逢,两人却分外亲切,见面时彼此拥抱。吕正操称呼张学良为“老校长”,而张学良幽默地说:“我记得你叫地老鼠。”这是抗战时期,吕正操率部以“地道战”抗击日军的故事。

  这次见面,老人只是互相问好,聊聊往事。气氛轻松而愉快,双方都非常高兴。吕正操送给张学良一副由著名书法家韩启功手书的贺幛,内容是张学良写的一首小诗:

  不怕死,不爱钱,

  丈夫绝不受人怜。

  顶天立地男儿汉,

  磊落光明度余年。

  5月30日,双方在曼哈顿一家瑞士银行的办公室会面。这一次吕正操郑重地向张转达了党中央的问候和邀请其返乡之意,并将邓颖超的亲笔信交给张。张学良拿到信,也顾不得没有带放大镜,几乎把信贴到脸上,一字一句地看着。

  语音包变声器

  韩启功书法

  邓颖超在信中向张学良问好,并说:“恩来生前每念及先生,辄慨叹怆然……今颖超受邓小平先生委托,愿以至诚,邀请先生伉俪在方便之时回访大陆。”

  看到此处,张学良说:“周恩来这个人很好,我熟悉,请代我问候邓女士。”片刻之后,他又说:“我这个人很想清清楚楚地回去,但现在时候不到,我一动就会牵涉到大陆、台湾两个方面……我不愿为我个人的事弄得政治上很复杂。”

  随后,他要来纸笔给邓颖超写了回信,其中写道:“良寄居台湾,遐首云天, 无日不有怀乡之感。一有机缘,定当踏上故土。”

  当随行人员向张提及,上海有一位大夫对治疗眼疾特别拿手时。张学良说:“想回大陆去看眼睛。”但什么时候回去,他表示:“我从这儿回大陆,没人能管得住我,但我不能那么干。”“我回去以后把话跟李登辉说明白,如果他不反对,我才能告诉你们回大陆的具体日程。”

  5月31日和6月1日晚上,旅美华侨先后两次为张学良举行祝寿宴会。考虑到影响,吕正操不便出席,但他送的贺幛被张学良挂在宴会大厅最显眼的位置。宴会后,张学良托人转告吕正操希望再见一次。

  6月4日下午,双方在中国驻联合国大使李道豫的别墅做客,这次双方谈话的核心是两岸问题。吕正操向张介绍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

  张学良表示愿意为国家统一出力:“我愿意保存我的这个身份,迟早有一天会用上。我虽然90岁了,但是天假之年,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很愿意尽力。”他想把“一国两制”的政策原原本本地转述给李登辉,并问吕正操还有什么话要对台湾说。

  吕回答说:“别的一时谈不拢,但希望早日实现‘三通’。”这次会面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两人依依惜别。此后张学良回到台湾并给吕正操带来口信:“因眼疾好转,近日不会回大陆治病。”

  

  那是张学良返乡最接近实现的一次,当时张学良寄居在友人蒋士云家中,一切活动均由其安排。据蒋士云后来回忆,当时已经准备好了一架飞往大陆的专机,就等张学良点头。遗憾的是张学良未能成行。

  其实影响张学良返乡的因素无外乎四个:大陆、张学良本人、台湾、夫人赵一荻。

  大陆对张学良返乡始终是欢迎并且高度期待的,可以说大陆方面毫无阻碍。张学良本人也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愿意回大陆。但最能影响其决定的却是最后两个因素。

  对于恢复自由这件事,张学良对李登辉是非常感激的,他又是一个非常讲义气且光明磊落的人。因此张身体上虽然恢复了自由,但情感却始终牢牢被控制,不愿对台当局造成负面影响,更不愿自己在晚年又引起较大的非议。

  加之张学良的诸多亲友仍然在台湾,失去自由多年的他对外界还不太了解,他的思想仍然停留在白色恐怖时期,凡事小心谨慎,害怕牵连亲人。因此,在张学良看来,返乡必须先获得李登辉同意。

  张学良返台后确实有向李登辉提出返乡请求的计划,他要大陆高层发出一份邀请函,并计划以此函向李说明情况。毕竟大陆是他的故乡,他相信李对此会给予理解。正当他在等待大陆方面消息时,李突然派人找他去谈话。

  见面后张发现李表情严肃,拿着大陆发出的邀请函责问张:“我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背着我搞这一套?难道你还要搞个台北事变吗?”话说得很难听,让张学良非常难为情。

  其实张学良也预感到了这个结果,他在美国时就对吕正操说:“我愿意保存我的这个身份,迟早有一天会用上。”在张看来,假如将来有一天,两岸愿意坐下来谈判。他可以以第三方身份居间调解。如果在两岸未统一之前返乡,其在台湾人心中的客观性难免大打折扣,而不利于调解,这对国家来说是不利的。

  

  影响张学良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便是夫人赵一荻。张学良被软禁期间,是赵一荻陪伴、照顾他,两人感情非常深。张学良年事已高,无法单独行动,需要一个亲人照顾。赴美之行,便是赵一荻将张送至蒋士云处,返台时又是她去接张学良。

  晚年张学良很多安排都听从赵一荻的意见,就连接受媒体采访也要获得赵一荻的首肯。张学良许多采访视频中都可以看到,赵一荻端坐一旁,还不时插话。返回大陆这种重大事情,自然也要征求赵一荻的意见。

  有人说是赵一荻反对张学良返乡,导致他至死未回大陆。赵一荻确实在公开和私下场合均表达过不愿张学良返乡的意见,但笔者认为这种表达更多的是被政治环境所左右的。

  张学良性格直来直去,还背负历史包袱,自然不愿向当局低头。但作为女性,赵一荻不必考虑国家大事,只需要操持好自己的小家庭。她非常明白只有迎合当局才对张更为有利,即使不能完全恢复自由,也能争取更多的便利。

  赵一荻的言行,即便连张学良的原配于凤至也误解很深,晚年她在口述回忆中甚至怀疑赵一荻被台当局收买。其实赵一荻又何尝不想返乡,1990年刚结束幽居生活时,她便给大陆的亲戚写信。反复提及“离家已经60年”“希望大家有一天能够团聚”,思乡之情溢于言表。

  等到第二次赴美定居夏威夷时,张学良和赵一荻的身体都出现了问题。在此之前,张学良突然因头部眩晕无法站立而住进“荣民总医院”。脑科医生对他头部进行了手术,认为很难恢复,但张学良却奇迹般地在几个月时间内恢复了。

  张学良手书

  赵一荻的情况更差,她在《毅荻见证录》多次提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到夏威夷后摔倒了好几次,右手腕和大腿都出现骨折,手腕接好了,但大腿换了人工关节。还被查出恶性毒瘤,切除了右肺。

  在美国,赵一荻受伤或患病的时间居多,无法随张学良同往大陆,张学良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抛下她独自前往大陆。2000年,大家在夏威夷为张学良举办百岁华诞祝寿活动时,张学良夫妇都因身体原因未能出席。

  身体条件连参加祝寿活动都不允许,就更别说返回大陆了。2001年10月14日,张学良病逝,返乡愿望最终未能实现。中共给予了其极高的评价,称其为“伟大的爱国者”和“中华民族的千古功臣”,这是对张学良一生的历史定论。

  专注中国近代史,更多精彩故事,欢迎关注, 感谢支持!

最好的语音包 晚安语音表情包
真人娇喘语音mp 男女做爰猛烈叫床视频 娇喘怎么


全网第一家只做女生语音变声器2017年7月开始683天运营,12002人的选择。98%客户受益!不要用价格跟我们进行对比,我们卖的的售后服务!服务!客户买的就是一个放心!一次收费,终身使用,免费指导引流、变现、定位、话术等其他服务!因为专注所以专业售前微信号:67565703